Deus ex Machina

Wheel of Forture


Part2

Far away ,long ago ,once  upon a December…

命运之轮,在星辰间转动,发出类似钥匙入锁时的轻响。瑟兰迪尔站在对街角,隔着缓缓流动的车,巴洛克风格的东正教堂就那么坐着,不予言语,静默的出奇地看着他。那些浅棕色镶着大理石的斑驳墙壁让他想起了那张棕色的卡牌:在和煦春日中倒吊在作古的枯木上的人,被褐色的绳子缠住了一只脚;他被绊住了,是无力挣脱的桎梏。

马赛克拼接成的洋葱头,翠绿与苍蓝反射着基督复活时苍穹陨落的启明星。带着微湿的热风挽起他阳光洒落般的金发,抬头看见云彩像在未干的水彩画上擦出的留白一样,绵软地在比那高高在上的金十字架还要更高的地方绕动歌唱,如同搅在一起难以分辨的丝绸飘忽不定,以纪念那些深埋于此地的灵魂。

我们见证了一位君主解放了农奴后又被反对者刺杀在此处,时隔多年,我们熟识他们的名字却又感到漠然的陌生。往事之人对是逝者的追悼之颂,早已消失在去而复返的季节里。

抬手,用食指在空中划一个圈,默念心中的困惑。无力的寄托着那莫须有的疑惑,世上有太多事情是不该由上帝解答的:拉丁文书写的戒律教导我们要宽恕敌人,却不提及是否应该宽恕家人和朋友。命运之轮就像是水车,催促着我们来往经过;那些不曾知晓的答案,也就遗落在了涅瓦河水之中了。

走过教堂的广场,瑟兰迪尔被画摊吸引了注意力。不大的纸上画的是罗斯冬日缤纷的雪白,摊主轻轻抖掉画上的彩粉,比教堂中的马赛克还要细腻生动,微小的粉末消失不见。“那是色粉画哦。“惊讶地回头转身,一眼对上了深眸中含笑的星辰。

就在刚刚,命运的齿轮又开始转动了。


评论
热度(6)

© Deus ex Machina | Powered by LOFTER